玄幻小说网
背景:
浏览字体:[ ]
字体:
行间距:
双击滚屏:
自动翻页
收藏该章节 关闭边栏

焰塔伦尔 -- 第三章 轩辕溯洄

类别:末日危临 作者:迪斯冰羽 书名:尸镜世界 更新时间:2016-10-17 19:01:42 本章字数:3045

逃离出那个“监狱”之后,叶崖的心情却并没有想象中那样的兴奋和激动,他想,或许是被关久了,身体神经都已经麻木了吧。

这个可能性确实很大。

他的脑中一直盘旋着一个画面,不是他拿匕首刺杀艾德里安,也不是曼莎华掩护他出据点,更不是他紧张观察精英士兵的时候,是那个有着漂亮的紫色眼睛的神秘人和他说话时的情景。

那个神秘人留给他的印象……实在是太深了……简直无法抹灭……

他要找到他!一定要找到他!

叶崖眸中闪过一道光芒,他下决心了,无论如何都要找到那个神秘人,那人既然能帮他压制体内的尸毒,肯定也能帮他解掉体内的毒。

身体里面有个定时炸弹……随时都可能要了自己的性命……这换谁,谁也不好受啊……

他想了一会儿后,突然开了自己的异能,他的眼睛变成了金色的,没有掺杂任何其它的颜色,纯净而高贵,他用那双特殊的眸子看向周围,却并未发现什么异常。

真是奇怪,明明感到了一丝危险的气味。

叶崖挠挠头,表示迷惑,应该是他多想了吧……他收回了异能,也不再在意刚才的感觉了,不过警惕性却在最高点不肯下来了,末世以来危机太多了,说不定除尸镜这东西外,还有其它人类尚未知道的玩意儿呢。

他又大步流星的往前走起来,却不曾想,在刚刚走几步后,竟又敏感的察觉到了一种危险的味道正在逼近,这种感觉让他的头有些痛,但他仍然不管不顾,继续走着自己的路。

走的时候,他的手装作不经意的拍了拍裤兜——那里面有着他杀掉艾德里安的匕首。

近了,近了……叶崖清楚的发觉到了一股凌厉似常年染血的刀锋般的气息,而那气息……若他没感觉错的话……就在他的身后!

他从小感知力就异常的惊人,经他用心判断的事情只有极少数才会出差错,但愿这次不在那“极少数”之中。

叶崖嘴中哼起了小曲,态度决定一切——这句话在末世里绝对是无比实用的,这种轻松自然的态度往往能使敌人掉以轻心,从而不耗过多代价便取胜。

当然,有时也能起到激怒敌人的作用,使敌人盲目进攻,那时,击杀对方的概率自然也就高多了。

他心中隐隐出现了期待,这种情绪很微妙,就像是一头被囚禁多年的野兽重见阳光后,遇见猎物的兴奋……

叶崖走路的速度也逐步慢了下来,这可以显出他内心的悠闲,同他哼小曲儿的作用一样,目的还是让对手将自己视为“等闲之辈”,非常简单就能搞定的对象。

就这样,走了有一段距离了,叶崖却迟迟等不到对方动手,他使劲皱了皱眉,临时改变了计划,决定“先下手为强”,把那位欲杀他的人先灭了。

他蓦然回首,匕首早已被动作灵敏的他抽出,紧握在手中,狠狠刺了下来!

他回头的那刹那,嘴角扬起了一抹笑容,那是冷笑……是嘲讽的笑……不出他所料,果然是有一个人的,个子和他差不多,吹弹可破的皮肤白嫩如霜,从头到尾不管横看还是竖看,都看不出来一星半点的杀手的样子。

叶崖当时真的没多想,极狠的举着匕首就刺下去了,待他看清那人的面孔时,已在那人来挡匕首的胳膊上划出了一个长长的口子。

那道伤口汩汩的往外流着鲜血,与他白皙的皮肤形成了巨大的反差,叶崖就在一旁呆愣愣的看着那猩红色的液体……一滴……一滴的,在地上绽放出血花。

花鲜艳的无谁能出其左右,就似那彻底绽开的红玫瑰……一瞬间,叶崖的心被后悔给充斥的满满当当的,他知道现如今,要救活眼前的这人几乎是不可能了,过不了多会儿他就会因失血过多而死亡,陷入永久的沉睡。

但他还是在这人昏迷的那一刹那,毫不犹豫的横抱起了他,这……或许出自于他内心的愧疚吧?还是……心里那尚未完全泯灭掉的同情心?

呵呵,两者应该都有吧?

……

晚上九点整,森林附近的山洞处。

篝火尽情的燃烧着,叶崖和他袭击的人围在篝火旁,这给他们添了点温暖。生死不明的那人手臂上有着一圈“绷带”,那是叶崖把他的衣服撕下来给围的,也能聊表他的懊悔之意吧……

“啊……”一旁昏迷的人嘴中发出了痛苦的呻吟,叶崖眨眼间就看向了他,他没死?

那人又迷迷糊糊说了些什么,叶崖没听清,就看见他的睫翼颤了颤,随后那双之前他未看清便已闭上的眼眸就渐渐睁开,露出了……淡紫色的瞳孔……

淡紫色?!

叶崖回想起了那个神神秘秘的人,那个可以帮他压制体内尸毒的人……也有着一双紫色眸子呢……

可……他,绝不是他!

叶崖很断定的在心中想。

那个刚刚醒过来的人,身子还有点虚,可是仍在看到叶崖的瞬息间就已拖着负伤的身体往后走,尽量的去远离叶崖,这不得不让叶崖有些心酸。

莫名的心酸。

叶崖有些好奇这人的身份和靠近自己的目的,便问了一句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语调已被他调的很温柔了,但那人却并没有觉察到,一个劲儿的颤着自己的身体,在他的眼里,面前这个男人就是个恶魔!一个有着两副面孔的恶魔!

明明都把他弄得大出血了……却还装好心的帮他包扎好……

然而,叶崖却并不知道他心中的想法,固执的问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将叶崖视若恶魔的那个躲在角落里,瑟瑟发抖的人终于招架不住,如实回答:“轩……轩辕……溯……溯……轩辕溯洄……”

“轩辕溯洄?很有意思的一个名字呢……”叶崖脑袋歪了歪,露出了“意外”的表情,姓“轩辕”的人,他一向只是听到过, 这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。

“怎……么了?”叫“轩辕溯洄”的那人头一次在叶崖面前露出了疑惑的神色,他懵懂的时候感觉就像小孩子一般天真,这不由得使叶崖心里又开始滋生“愧疚”的情感:如果……如果……他的手臂上没有那道伤口,必定会更加可爱的吧……

不对!可爱?!

反应过来的叶崖脸上飘起了一抹不自然的微红,他咳嗽了两声,恢复了那张宠辱不惊的面孔,淡定的说了句:“噢噢,没什么……”

轩辕溯洄似乎想要追问,可被叶崖一个凶狠的眼色打住了,顺带想起了叶崖的身份——

阎——王!

……

次日。

轩辕溯洄还在熟睡,他是躺在火堆旁的,那是叶崖趁轩辕溯洄累了的时候把他拉过来的。他通过昨晚上的“拷问”,把轩辕溯洄为什么要靠近他搞明白了,嗯……大概就是为了……食物。

政府很有危机感,在末世到来的第三天,便把食物都牢牢掌控在了自己的手里,因此,要想得到食物就只有当苦工和攀关系两条路。

像叶崖这种因异能极为特殊而被欣赏,以供吃供喝的……呃……实在是极少数!可能还不超过两手之数……因而算不得一条路。

那些没关系,又没强大能力的人该怎么办?只有去做苦工了,然,想要做苦工,还给达到政府的要求才能做,这让无数人气愤不已!那轩辕溯洄即是无法达到政府做苦工的要求的人之一。

所以他才敢冒着生命危险来弄食物。

叶崖早已醒了,他看向轩辕溯洄的目光中包含起来了“怜悯”的感情,轩辕溯洄……他,现在在叶崖面前,就是一个该被同情的人,那样的遭遇……只要不是铁石心肠,都会为其而悲伤的吧……

而且……他曾经,似乎也是这样的可怜孩子呢——

“哟,这不那谁吗?诶?你什么时候偷走我的球了?快把球还给我!”

“这……这是你们踢到我脸上滑下来的!”

“呵!被打一顿后,胆子倒是长了不少哈……那就再让你长长!来!打!往死里打!打死了我负责!”

“唔……啊!疼!你这样……你这样……”

“我这样,我这样……我怎么样了?我这样是在替你的父母教训你,懂吗?不懂就别动,乖乖让我们打!”

那时的屈辱,自始至终,他就没还呢,唔……好像也没法还……那两个人也不管自己啊……就像自己对于他和她的意义,还不如一顿饭来得重要。

算了,懒得想了,都是尘封在记忆深处的往事了,不必要勾起伤心的回忆。

叶崖揉了揉眼睛,却无意间让一滴热泪自脸庞划过,那泪如流星般转瞬即逝,留下一旁某个人的惊诧,某个人的沉思。

他,也会……哭?

真是个捉摸不透的人啊……

叶崖在揉完眼睛后,扫了一遍山洞,变脸似的变回了那张冷静的面容,那一如往常的冷静吓得刚醒来的轩辕溯洄浑身打了一个激灵,同时怀疑起来他的眼睛刚刚所看到的,是否是幻觉?

(快捷键:←)上一页   回书目(快捷键:Enter)  下一页(快捷键:→)
看过《尸镜世界》的人还看过

关于玄幻 | 联系我们 | 帮助中心 | 版权声明 | 客服中心 | 反馈留言 

Copyright 2008 xhxsw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 玄幻小说网 做最优秀的玄幻小说小说阅读网站。